您现在的位置:离退休工作网 >> 多彩夕阳 >> 正文

推荐动态

彭德怀用书《战争论》落户建川博物馆记

作者/编辑:何祖蓉   文章来源:四川省老教授协会 成孝予   点击数:424   更新时间:2018-04-09

高晓松在《晓说》20180309期中,用口述历史的方式,对谈樊建川。建川博物馆馆长樊建川,在博物馆所收藏的800余万件文物中,精心挑选了他特别钟爱的几件藏品,一一介绍这些藏品的来龙去脉,收藏价值。其中有一件藏品是彭德怀元帅的用书,德国著名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著《战争论》中译本,共分五本,是由八路军军政杂志社出版,作为八路军将领在抗日战争中参考研究的读物。这套书是我大学同班同学王润钟捐赠给建川博物馆的。

 c1.jpg

A展柜里的《战争论》

1959年庐山会议后,彭德怀被罢官“挂甲”,当年9月搬出中南海,到北京西郊挂甲屯居住。1965年初,毛泽东约见彭德怀,说中央决定派他去西南任三线建设委员会副主任。当年11月,彭德怀来到成都,住在永兴巷7号一个独立的小院里,随身携带的物品有他常年阅读的书籍约20箱。永兴巷7号也是当时西南局干部宿舍之一,我的同学王润钟时年13岁,他的家就住在这里。干部们对彭德怀大都敬而远之,只有小孩子不黯世事,与彭德怀关系融洽,都叫他”彭老头儿”。“彭老头儿”闲暇时也喜欢看小孩们玩弹球,拍纸烟盒,不过只在旁边看,基本上不说话。机关放影厅放电影,”彭老头儿”一个人独坐第三排,其他干部坐在第四排及其以后,只有小孩子们无所顾忌地坐在前两排,使”彭老头儿”不那么显得形单影只。

 c2.jpg

B展柜里的《战争论》

1966年12月下旬,北京红卫兵组织在中央文革授意下,派人到成都,要把彭德怀带回北京批斗。经相关部门商定,最后由成都军区派人和北京红卫兵组织来人共同”护送”彭德怀回京。从此以后,彭德怀的日子每况愈下,直至最后被批斗折磨而离世。

 c3.jpg

王润钟捐赠证书

彭德怀离开成都后,他所居住的小院由成都军区和西南局保卫处贴上封条,待后处理。到1967年初,文化大革命愈演愈烈,大红官印的封条也封不住造反派的野心和盗窃者的贼心。彭德怀的住所不久便被人撬开房门,入室者认为有价值的东西被洗劫一空。大约在1967年3月,王润钟和他的小伙伴们看到”彭老头儿”的住所房门大开,便进去一探究竟。只见里面满地狼藉,书架上剩下的书也凌乱不堪。小伙伴们便随手捡了一些画片之类的东西玩耍。王润钟在书架和破纸堆中发现了克劳塞维茨著的《战争论》一套五本,还有一套中共中央对外联络委员会编写的《各国革命概况》一百余本。王润钟从小嗜书如命,这一下如获至宝,于是便将这些书带走阅读。

 c4.jpg

王润钟在展柜前留影

王润钟一回家,便迫不及待地翻阅《战争论》,只见在《战争论》的第一页上,有彭德怀用红色圆珠笔做的眉批:只有革命的军队,才有如此魄力。这更使王润钟对这套书爱不释手。此后不久,彭德怀的警卫参谋景希珍找到王润钟,希望他退还从彭德怀住所取走的书。王润钟便把那套数量最多的《各国革命概况》交给景希珍,而《战争论》实在舍不得交,便留了下来。景希珍看到王润钟已交还了这么多书,足够他交差了,于是对王润钟说:谢谢你保护了公家财产。还郑重其事地给王润钟写了个收条:”收到王润钟同志交来彭的书,大约160本。景希珍”。

 c5.jpg

捐赠后樊建川和王润钟(右),作者(左)合影留念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当年彭德怀用的这套书,已经成为文物。王润钟觉得这样珍贵的文物,自己缺乏足够的能力和技术手段保存好它。而且也认为这件文物应该让更多的人认识它,了解它,通过这件文物,了解那段历史,记住那位曾经统兵百万,叱咤风云的彭大将军。于是王润钟便萌生了将这套《战争论》捐赠给博物馆的念头。我知道王润钟这个想法后,建议他将这套书捐给建川博物馆,他接受了这个建议。2015年4月,我陪同王润钟去建川博物馆,当面向樊建川捐赠了这套《战争论》,樊建川喜不自胜,很快就将此书送交国家文物部门鉴定,后被确认为国家三级文物。

《战争论》捐后记

看到展柜里的《战争论》供络绎不绝的游客观看、了解、评论、思考,王润钟感到自己珍藏多年的书,终于有了最好的归宿。他驻足展柜前,久久地注目凝视。此刻王润钟在想什么呢?他也许想到,这部跟随彭大将军南征北战的《战争论》,在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,其战争理念与思想,或许曾经悄无声息地发挥过某种参谋作用。他可能还想到,在彭德怀元帅幽居挂甲屯,发配大西南期间,在回顾、思考、总结战争经验和教训时,曾经对照过《战争论》的相关论述,那用红色圆珠笔所做的批注便是明证。他甚至仿佛看到,还是在当年的永兴巷7号,那位可敬可畏、可亲可近的”彭老头儿”,正面带微笑向他走来,对他说:”你这个伢子,把我的书保存这么多年后又送给博物馆,让更多的人通过这部书了解战争,了解历史,也了解我彭德怀,真是应该谢谢你啊。”

《战争论》这部著名的军事著作,这套彭德怀元帅曾经随身携带并做过批注的书,现在就静静地躺在建川博物馆的展厅里,你不想去看看吗?



上一篇文章:熊光泽教授荣获第四届“晚霞奖”先进个人

下一篇文章:“80后”“90后”不甘人后 “趣运会”老同志别样庆五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