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离退休工作网 >> 多彩夕阳 >> 正文

推荐动态

乡愁化为飘在空中的一片云彩

作者/编辑:张仙   文章来源:中山市创创创设计工作室微信公众号   点击数:3495   更新时间:2017-12-20

1.jpg


乡愁化为飘在空中的一片云彩

作者 成孝予


 余光中先生走了,让人伤感,不胜唏嘘。

 2006年,我在电子科技大学做学生工作。经一位朋友介绍,邀请到余光中先生做客《成电讲坛》,给学生讲授诗词文化。

 到成都前,余先生在南昌参加活动时,因天热中暑,到成都后,发烧咳嗽。近80岁的高龄,经不住病魔折腾,余先生显得较为虚弱。我们安排余先生在学校宾馆下榻,住在一套大套间里,条件还算可以,更重要的是比较清静。后来听一些媒体记者说,他们听说余先生到了成都,到他们认为余先生可能入住的酒店打听,都毫无结果。原来,余先生隐居在电子科大宾馆,为他们始料所不及。这倒正好让余先生在病中免受打扰。        

 开始和余先生交谈,我们都操川普话,他也用国语和我们应答。后来我们发现余先生和他的夫人范我存女士谈话时,会经常使用四川话。原来因为抗战的原因,余先生十来岁时就随家人来到四川,住在重庆悦来镇。在那里完成了小学后期和中学学业。他的表妹即后来的夫人范我存女士一家住在乐山。所以他们俩都习惯了讲四川话,夫妇俩在家里都是用四川话交谈。我们一听喜出望外,马上舍弃川普,用四川话和余先生夫妇交谈。

 余先生到成都后,由于身体不适,取消了原定去九寨沟的旅游计划,住在学校宾馆,每天输液服药,安心静养。作为东道主,我每天到宾馆去看望余先生,陪他聊聊天。聊天的最好话题,当然就是余先生的诗文。此前我对余先生的诗文也读得不多,为了多一点聊天的内容,我找了几本余先生的书恶补,同时把我对古典诗词的一些体会和问题向余先生讨教,至少让余先生感觉到我还是一个愿意学习文化的人,所以他还比较乐意和我交谈。

 学校医院院长徐静静是余先生的粉丝,院长的职责和粉丝的情感叠加在一起,徐静静对余先生的病情关心有加,让余先生迅速康复。

 在学校宾馆住宿期间,余先生的好友流沙河先生,除多次前来探望外,还特地为病中的余先生带来他精心熬制的稀饭。两位老友见面,相谈甚欢。

 由于余先生身体不适,我一直担心他能否承担讲座的压力,但余先生坚持说,到成都的目的,就是给学生做讲座。在他身体稍微康复后,就确定了讲座的时间。讲座定于9月5日晚7点在学术报告厅举行,题目由余先生确定为《诗歌与音乐》。当天下午,报告厅就挤满了听众,“座无虚席”已经完全不能形容演讲会的盛况,因为讲台前和过道里都挤满了人。演讲一开始,余先生清了清嗓音,说:“今年是电子科技大学建校50周年,也是我和太太结婚50周年。“一句风趣的联想,引起了台下一阵欢快的笑声。然后余先生话锋一转说:“我在全世界很多大学做过演讲,贵校的音响系统是一流的。”此话一出,台下顿时欢呼声掌声雷动,没想到这次演讲的第一次高潮竟是这样出现的。余先生本来身体欠佳而且咳嗽未癒,这种情况下做演讲,最担心的就是音响效果不好,讲起来很吃力。可能余先生感受到音响系统很给力,于是不吝赞赏,引起了学生们对母校的自豪感。        

 2006年底,余先生以他和夫人的名义,从台湾给我寄来了一张贺年卡,贺卡上写了长长的几段文字。余先生在贺卡中写道,“9月初成都之行,至今印象深刻,感到十分温馨。病中多蒙殷勤照拂,贵校其他同仁与医生也无微不至,令人难忘。”他又说:“演讲之夜,学生在热情之中十分专注,秩序井然,也很难得。”最后他说:“我们看到的,是一所进取而有效率的好大学,与卓越而有文化的领导。”        

 谢谢余先生。

 2007年,我受派到广东电子科技大学中山学院工作。次年,我随广东省高等教育代表团去台湾参观考察,途经余先生居住的高雄市。到高雄前,我给余先生去电话,希望到他家拜望。他说,你初来乍到不方便,我到酒店来看你吧。我一个后学晚辈,竟然劳动余先生来看我,心里很是惴惴不安。入夜,余先生和他的太太如约来到我住的酒店,给我带来了一盒台湾乌龙茶和他的新作《举杯向天笑》。这本书中有一篇文章,标题是“读者 学者 作者”,在很大程度上回答了我两年前向余先生提出的一些问题。余先生还热情的邀请我去游览高雄的“爱河”,并给我讲述了“爱河“的故事。余先生说,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台湾经济起飞时期,高雄的这条河污染严重,河水臭不可闻。以至民间流传一种说法,说高雄的女子,为了检验向他示好的男子是否真心爱她,检测题目之一,就是问这个男子是否敢跳入河中去承受河里的臭气和污染,于是这条河便有了“爱河”之称。后来台湾治理污染,把“爱河”治理得很干净,河两岸打造得很漂亮,真正成了青年男女谈情说爱的“爱河“。但是考虑到余先生年龄大了,担心他太累,而且天已晚了,我没有应余先生之邀去共赏爱河美景,至今想起来都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。        

 后来我曾经几次邀请余先生到我所在的学校做讲座,但因余先生年事已高,出行不便,终未能如愿。

 余先生走了,乡愁化为一片飘在空中的云彩,余先生在天上,我们在人间。



上一篇文章:我校老年网球协会参加省高校网球赛取得好成绩

下一篇文章:王志玉、马新织、任开聪老师作品入选天府名家书画展